通知公告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媒体 > 行业新闻 >
通知公告
展会新闻
论坛会议
行业新闻
展商风采
展会图片
合作媒体
新闻推广联系

雪场复工两周,“最后的雪季”能否拯救崇礼?

中国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时间:2020-03-23点击:
         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懒熊体育”(ID:lanxiongsports),作者 辛晓彤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 
         今天是崇礼雪场复工后的第二个周末,人流量依旧不太乐观。密苑云顶乐园营销中心总经理张旭光告诉懒熊体育,目前云顶的游客依旧在200人左右,和刚开始复工差不多,也基本不受周末影响。
 

 
         这并非是雪友不积极。为了配合北京的疫情管控,崇礼各大雪场从3月2日起不再接受北京游客的预约,而北京是崇礼最大的市场。
 
         经历了近一个月的停业之后,从2月20日开始,全国多地雪场已陆续复工。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雪场在最旺季的时刻遭受到最沉重的打击,雪场根本来不及反应,也没有时间做预案。崇礼太舞滑雪小镇副总裁王世刚表示,根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收入损失超过1.2亿。而根据2月18日发布的《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(2019年度报告)》(以下简称“白皮书”),疫情下国内雪场整体短期经济损失估计将超过80亿元人民币。
 
         北方雪场还有机会抓住雪季的尾巴,南方雪场却是彻底说了再见。2月20日,位于浙江省湖州市的江南天池滑雪场宣布开放营业,这是最先宣布营业的滑雪场之一,也给业内带来了不小的信心。
 
         然而仅仅过了一天,江南天池滑雪场就被迫关闭。“由于气温过高,冰雪消融速度加快,江南天池露天滑雪场目前积雪不足,已经不适宜滑雪。”江南天池滑雪场基本代表了南方室外雪场的困境。
 
         不过南方室内雪场已经在近几日陆续开工。华南地区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广州融创雪世界已于3月10日开放,营业时间是每天12点-18点。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而在已经复工的雪场里,吉林省是重开条件最为得天独厚滑雪大区。首先是气候决定了吉林的雪季比我国大部分地区时间更长,其次吉林省内的滑雪爱好者数量也比其他地区更多。根据《2019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》统计,吉林省滑雪人次达215万,仅次于河北省(243万)排在全国第二名。
 
         北大湖滑雪度假区市场总监闫帅表示,雪场自2月25日重新营业,目前只接待吉林省内经过预约的散客,不接待旅行团。为了回馈雪友,北大湖3月13日起开放免费滑雪,目前依旧只接待省内季卡会员游客。
 
         根据万科松花湖滑雪度假区市场经理黄钟锐提供的数据,2月25日复工之时每天接待游客限制在2000人,仅过三天松花湖累计接待游客就已经达到5099人,29日更是接待了1700多人。目前,松花湖已经从每天接待最高2000人提升到3000人。
 
         和吉林相比,河北省滑雪核心区域崇礼的状况更加复杂一些。2月21日,崇礼滑雪协会有公告流出,批准当地6家会员单位将于2月24日恢复营业。然而第二天,协会就表示21日的公告为不准确信息,未经政府批准。
 
         2月23日北京日报报道,崇礼区关于雪场复业开滑的相关工作方案已经制定完毕。随后雪场开始在崇礼区政府出台的指导要求下自行准备,通过验收便可以复业。
 
         “检测来自于各个方面”,张旭光告诉懒熊体育,“返岗员工的审查、隔离、上岗的工作安排,游客预约审核管理方案,雪场、酒店、滑雪学校、租赁、餐厅等业态营业防控措施的方案,员工住宿、就餐、交通方案,疫情防控应急方案等。”
 
         崇礼区政府的验收效率还是很高。“我们提交了第一版的方案,政府部门前来检查指导,当天我们做出相应的完善措施,第二天再次检查后即通过验收,批准开业。”张旭光表示。
 
         2月26日,崇礼区七大雪场中的万龙滑雪场、密苑云顶滑雪场、太舞小镇滑雪场和翠云山滑雪场均开始接受预约,富龙滑雪场于3月1日开始接受预约。
 
         根据崇礼区政府规定,外地游客需提前三天进行预约,且每天下午16:30关闭预约通道。提交预约之后并不代表游客可以直接去滑雪,信息还要通过两道审核关,一是雪场及政府驻场办审核,二是公安局大数据审核。审核通过以后会发送通行码至游客手机,只有持码才能前往。
 
         崇礼区本地居民不必提前预约,可以凭身份证和小区(村庄)出入证直接前往。但需要说明的是,雪场目前不接待当日往返的游客,即使是本地游客,也要求当晚入住度假区酒店。此外,滑雪归来的崇礼游客必须再次自行在家隔离14天,隔离期间出入证由社区办(村委会)暂时收回。
 
         这项规定其实打击了崇礼本地居民的滑雪热情,目前雪场超过90%都是外地游客。
 
         和北大湖刚开业时限制的每天2000人不同,密苑云顶每天的接待上限是500人。
 
         雪场里的游客也面临诸多限制:每次出入雪场都要测量体温、缆车吊箱最多同时乘坐2人、排队人数不得超过5个且距离保持在1.5米以上等。
 
         而崇礼雪场最大的游客市场——北京,一直都在采取最强的管控措施。2月28日,北京再发12条通告严格疫情防控,其中第三条是继续严格做好进(返)京人员管理。
 
         崇礼雪场根据目前北京及周边区域疫情防控形势和要求,从3月2日开始不再接受北京、湖北、广东、浙江、国外等旅居史的游客预约,3月3日中午12点前已成功预约但尚未进场的统一取消预约资格。
 
         北京前往崇礼滑雪场的高铁疫情期间一直未开通,外地乘客自驾前往也需绕行北京。
 
         崇礼几家滑雪场26日开启预约通道,经过一个周末,原则上3月1日才可以接待外地游客,而从3月2日开始,北京游客又将被挡在门外。“3月1日和2日,密苑云顶度假区大约有100位游客,禁止北京游客预约申请对我们客源市场影响很大。”张旭光表示,“目前游客多以省内游客为主。”
 
         受疫情关闭期间,崇礼雪场也在尝试不同方式的自救。富龙滑雪场2月6日开始预售2020-2021雪季至尊全季卡,原价8999元的全季卡早鸟预售价5999元,持有2019-2020雪季全季卡的游客优惠力度更大。活动只开通72小时,飞猪渠道显示销量73笔。
 
         而复工之后,云顶、翠云山、太舞滑雪小镇等纷纷推出2020-2021季卡,原2019-2020季卡都做了延期处理。
 
         而崇礼万龙、吉林北大湖、黑龙江亚布力、陕西鳌山和新疆丝绸之路五大雪场继续推出2020-2021雪季的“2022通滑卡”,将于3月16日正式开售。去年11月底五大雪场推出2022通滑卡时,曾在业内产生轰动。条件好一些的雪场一个雪季的季卡价格基本在5000元上下,而通滑卡仅需2022元就可以在五大雪场享受超值服务。万龙度假天堂董事长罗力此前在接受重力动采访时表示,2022通滑卡为万龙带来了巨大的客流量。
 
         密苑云顶滑雪场则加大线上布局,推出了一款滑雪手游,玩家可以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更直观地了解云顶雪场,游戏积分可以在雪场兑换实体服务,游戏里发放的优惠券和体验券也有助于雪场在下个雪季引流,此外游客也可以通过积分在商城里低价兑换打折产品。目前手游的后续作用开始逐渐显现。
 
         除了手游,云顶雪场的数字化布局还包括升级官方App,季卡预售等都可以通过App来操作。
 
         除此之外,崇礼雪场也在硬件方面不断投入。疫情期间万龙滑雪场则一直在造雪,以便抵御开业后的气温回升,给游客更好的体验。这是一笔巨大的投入。然而复工初期,万龙依然受制于成本提高、客流量小,难以盈利。北京体育大学体育商学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林显鹏在近期参与华体国际的线上公开演讲时表示,短期的复业对降低冰雪产业造成的损失有限,“何况崇礼雪场目前游客稀少,每天接待200人左右,据我的经验,200人以下绝对是亏本状态。”
 
         万龙集团副董事长梁衍萍告诉懒熊体育,“重新开业,压力山大,因为疫情还没有结束。复业对雪场来说需要承担更大的成本,但这是为恢复经济迈开的一步,其意义在于给行业以信心。”
 
         2月19日,崇礼区委、区政府出台7项支持措施帮助雪场度过难关,包括减税、延期缴款纳税、补贴水电等。目前7大项帮扶措施均在落实之中,太舞滑雪小镇副总裁王世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2月26日第一笔补贴款已经到位了。此外,中信银行、中国银行等银行也给予了一些金融上的支持。
 
         但毕竟今年损失惨重,崇礼雪场也期待能有更高层次的帮扶和支持。
 
         “反思”也是雪场们最近这些日子的关键词。多乐美地艺术小镇总裁郭子东认为,此次疫情来得太快,停业有些猝不及防,未来在各个方面都会做出预案,包括跟其他客户、代理商、合作商等等,对困难的准备会更加充分。
 
         太舞小镇王世刚认为,雪场必须思考全季经营来提升行业的抗风险能力。“所有的从业者和投资人都会算一笔账,‘一季养三季’这种格局能不能在冰雪行业当中长期存在下去。四季经营的趋势应该成为滑雪行业的必修课题。”
 
         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主席、《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》作者伍斌也表示认同,“疫情过后,雪场要尽可能找到突破季节性经营的办法,丰富产品线。”伍斌告诉懒熊体育,“其次,要加强线上交易、自助入园、机器替代,加大智能化投入,减少室内密集型聚集场景,进而同时减少人工成本。”


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 版权所有 (京ICP备05083596号-2)